更加“雪上加霜”的是,不久前刚刚推出的补贴新政,设立了“30万元”的价格门槛,如果M-Byte上市后继续维系30万元以上的最终价格,就标志着它将错失补贴。

文章来源:汽车公社

北京时间6月2日,拜腾汽车与一汽夏利持续已久的债务问题又有了最新进展。据*ST夏利发布公告称,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一汽夏利”)与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知行”)、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汽华利”)、天津一汽夏利运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夏利运营”)四家公司在天津签署了《关于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之产权交易合同补充协议和四方协议书之补充协议(二)》。

为获资质,拜腾需10月底前“还债”一汽夏利

据了解,补充协议内容主要由两部分所组成。第一部分是将《产权交易合同补充协议》第4条“交割和交割时应交付的文件”第4.02款约定整体删除。而第二部分是南京知行同意将对其在《产权交易合同》、《产权交易合同补充协议》项下的剩余欠款(人民币4.7亿元)做出妥善安排。

并明确如下的还款计划:在本协议签署后,南京知行在2020年6月30日前支付2.35亿元;在2020年10月31日前支付全部剩余的2.35亿元。如南京知行逾期偿还,仍应当按照《产权交易合同》和《产权交易合同补充协议》的约定承担违约责任。

如果协议最终能够按期履行,也意味着一汽夏利将不再控制一汽华利。因为早在2018年9月27,一汽夏利曾发布公告,将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汽车100%股权转让给南京知行,转让价格为1元,股权转让完成后,拜腾汽车将正式接手一汽华利,并获得乘用车生产资质。但作为交换条件,南京知行同时还需要承担一汽华利8亿元的债务。

为获资质,拜腾需10月底前“还债”一汽夏利

同时,如果拜腾如期支付欠款,一汽夏利2020年也将增加利润8亿元。至于前者最为看重的生产资质问题,早在5月26日,工信部发布的第333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中,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已经正式申报企业名称变更项目,变更后企业新名称为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也就是拜腾的母公司。如无意外,待公告通过后,也标志着拜腾将正式获得造车资质。

此外,就在本月还传出了宝能将会注资拜腾汽车的消息,虽然之后双方均矢口否认,但是在这下行市场之中,通过各种渠道尽快解决资金紧缺问题已然成为后者的当务之急。并且后续随着资质与资金接连到位,摆在拜腾面前的另一大困境则集中在产品层面。

众所周知,拜腾M-Byte作为该品牌旗下的首款量产车型,产品定位于中高端豪华SUV区间,售价在30-40万元。而其内饰那块横穿整个中控的巨大屏幕,也带给用户巨大的视觉冲击力。并且基于此,M-Byte车机系统所展现出的一系列交互逻辑同样令人眼前一亮。

为获资质,拜腾需10月底前“还债”一汽夏利


只是较慢的上市节奏,成为了拖累这款产品的存在。早在去年,群访拜腾首席事务官丁清芬时,据她透露,“公司截至目前一切安好,C轮融资也在逐渐到位中,并且拜腾M-Byte也将于2020年中期正式进行交付。”但是谁都未曾料到,“黑天鹅”过境之下,拜腾接连遭受了巨大冲击,该车型的具体上市时间也被迫推迟。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不久前刚刚推出的补贴新政,设立了“30万元”的价格门槛,如果M-Byte上市后继续维系30万元以上的最终价格,就标志着它将错失补贴。同时,今年30-40万元价格区间内,还将涌入特斯拉国产Model Y、天际ME7、蔚来EC6等纯电SUV,而它们也将成为M-Byte最为直接的竞争对手。由此看来,拜腾无论公司层面还是产品层面,未来需要面对的残酷考验仍有许多。